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崩壞神話 > 第1057章

崩壞神話由筆趣閣(m.yuetutu.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迎面而來的一對夫婦越吵越兇,但是看到寧哲與韓延鋒二人的時候便都閉上了嘴,并都畢恭畢敬的對著二人施了一禮,叫了一聲仙人好,便滿臉榮光的離去。
    這種哭笑不得的事情寧哲師徒三人在新月鎮的這幾天每天都會遇到,每次都讓師徒三人啼笑皆非。
    一陣濃濃的,醇醇的酒香味迎面撲來,寧哲與韓延鋒嗅著酒香向著前面的山路走去,翻上山坎,路邊就有個小酒坊。
    "是兩位小仙人嗎。"
    忽然從院壩里站起來位老人,順眼望去,只見老人慈眉善目,銀須飄逸,手里還拎著一瓦罐。
    寧哲與韓延鋒二人趕忙迎了過去。
    “這么晚了,林爺爺還沒有睡啊?”韓延鋒攙扶著老人的肩膀,輕輕笑道。
    這位姓林的老人微笑著看著韓延鋒與寧哲,輕笑道:“兩位小仙人每天都會路經此地,我在這里已經等候多時了。我準備了兩壺好酒,兩位仙人可以品嘗一下,等會兒你們離開的時候可以帶兩壺回去給另一位仙人品嘗。”
    “多謝林爺爺的美意了。”寧哲拿起酒壺豪放的喝了一口,大贊了一聲好酒。
    韓延鋒也猛灌了一口,大呼一聲好酒。
    “走吧,咱們帶著酒和師傅一起喝吧。”寧哲提著酒壺,對韓延鋒說道。二人再次對老人道了聲謝,便離開了。
    走在山坎上,回頭一望,那一彎鉤月還吊在小橋之上,妙曼的月光,猶如母親輕拍孩子的那雙嫩白的蔥手,柔和而溫情;樹葉上的露珠宛如天上的星星,晶亮又潤澤;而那些飄來飛去的螢火蟲,已悄悄地把整個山谷點綴得更加的晶瑩,更加的朦朧,更加的嬌美。
    空靈的夜空低垂著夢意。流淌的月光,洗嫩了草木,冼艷了花瓣,也洗凈了天地。那潺潺的水聲與不知從那兒來又要到那兒去的風正低聲絮語著,睡意濃濃的小鎮靜靜躺在山谷里,如嬰兒般地依偎在母親的懷里,安靜地吮吸著大地的**。
    對于這樣的景色,寧哲已經不知道沉醉多少次了。
    寧哲和韓延鋒回到李公公的家,現糊涂仙坐在小院的石臺上。
    寧哲和韓延鋒輕輕的將酒壺放在石臺上,韓延鋒悄聲道:“李公公和李婆婆已經睡了嗎?”
    韓延鋒拿起一壺酒,點頭道道:“兩位老人已經睡了很久了,別吵到他們。”
    師兄弟二人點了點頭,坐在師傅的身旁,拿起酒壺,三人一起喝了起來。
    師徒三人對月飲酒,寧哲說道:“這一路而來遇到了很多人,對了,那個阿囡去哪里了,很長時間沒見到她了。”
    糊涂仙指著天際的殘月,說道:“阿囡是遠古部族的后裔,她現在應該就在天上這輪明亮的上面。”
    寧哲與韓延鋒目瞪口呆的看著糊涂仙,糊涂仙笑道:“因為我知道她的身份,她的身上有月族子嗣的特征,所以我把她帶到了一個叫做日月神殿的地方,在日月神殿之內我偷偷的幫她解開了被塵封的記憶,所以她便離開了這個世界,回到她的世界。”
    寧哲聽得糊里糊涂,疑惑道:“什么被塵封的記憶,遠古部族到底都是怎樣的存在,聽起來好玄幻的樣子,這月亮上也有人存在?”
    糊涂仙耐心的解釋起來:“亙古之時,出現了諸多的遠古大神。那些遠古大神子嗣的追隨者和供奉者各自組成部族,其中正好有一百個種族尤其強大,而我所說的遠古部族便是指的這一百個種族。”
    韓延鋒問道:“那被塵封的記憶又是怎么回事?”
    糊涂仙繼續說道:“遠古之時魔族亂世,生存于人間的所有部族聯合起來對抗魔族。但魔族太過強大,最終不得已請出遠古大神,最終守護百族的大神們合力封印了魔界。那是一場驚天泣地的大戰,百族乃是那個時候最強大的種族,他們沖鋒在前損失最為嚴重。后來守護百族的大神為了自己的種族能夠繼續繁衍,便封印了一些族人的記憶,讓他們遠離天地間的戰斗。”
    寧哲好奇的問道:“師傅真是越來越神秘了,這些遠古的事情都這么清楚,而且還幫助阿囡解除被封印的記憶,您不會就是遠古大神之一吧?”
    糊涂仙笑道:“我要是遠古大神,還至于跟著你們兩個小兔崽子跑東跑西么?再說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世。”
    “也是哈。”寧哲撓了撓頭,喝了一口酒,繼續問道:“遠古百族那么厲害,而以前我又吸收了師傅偷來的遠古百族神奇的力量。雖然后來這些力量被那些大神的魂魄給吸走了,但我仍然得到了一定的提升。而且我覺得自從渡劫之后,體內好像又產生了與百族相似的力量,但卻不能激,該怎么辦?”
    糊涂仙說道:“多經歷一些歷練,自然就會強大起來。難不成你還想每天吃喝睡覺就能增長修為?”
    寧哲嘿嘿一笑,說道:“師傅啊,您是如何偷取百族的力量,您又如何找到的百族所在地呢?我已經好奇很久了您卻一直沒有解釋過。”
    糊涂仙搖頭道:“現在還不是告訴你所有事情的時候,該告訴你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你現在怎么求我我也不會說的。”
    “那好吧,不過師傅知道阿囡是來自月族,那么也應該知道樂翎是那個遠古部族的后裔吧?”寧哲似乎是喝大了,明知故問。
    糊涂仙點頭道:“我的確知道,樂翎公主是樂神的后裔。當年巨猩一族很弱小便投靠了樂神族,所以巨猩一族的子嗣都會保護這個樂神族可憐的遺珠。”
    寧哲不解道:“但是猩爺說樂翎是妖族的小公主啊?”
    糊涂仙笑道:“你看它傻呼呼的樣子又怎能知道這些事情?”
    “也是,猩爺的智商確實太低”寧哲嘿嘿笑道,看來是真喝大了。“
    糊涂仙又喝了一口酒,輕嘆道:“為師在這個世間已經生活了漫長的歲月,其實我以前也收了一些弟子,但是他們都像被詛咒了一樣,都沒有善終。寧哲,延鋒,知道了這些后還會承認我是你們師傅嗎?”
    韓延鋒大飲了一口酒,說道:“師傅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就算是死我也會一直護在師傅的左右。”
    寧哲咧嘴一笑,大咧咧的說道:“那些感人的話我也不會說,但我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您是我修行的指路人,無論什么時候我都不會埋怨您的。”
    “你們難道不怕死?”糊涂仙笑著問道。
    寧哲笑道:“師傅是這個世界唯一的親人,在我眼里你就像我的父親。”
    “好,為了你們的真情義,陪師傅把這壺酒干了!”糊涂仙大笑一聲,三人便將壺中酒一飲而盡。
    懷著醉意,糊涂仙朗聲大笑,卻突然輕嘆了一聲,望著殘月說道:“再回,輕捻衣袂帶遮羞;再回,眉垂眼眸思悠悠;再回,舉頭遙見易水流;再回,俯惟曾覺夢里秋;再回,故人曾在一層樓;再回,桃花林里同醉酒;再回,一段時光一見愁……”
    寧哲嘿嘿傻笑著,大著舌頭說道:“師傅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啊,看來師傅曾經也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啊。”
    韓延鋒也醉的一塌糊涂,跟著寧哲一起傻笑著,說道:“可不是嗎,有次師傅說夢話我都聽到了。他說戀裳我好想你哦,我估計戀裳就是我們的師母吧。嘿嘿……”
    “小兔崽子,敢偷聽我說夢話,皮子癢了吧?”
    糊涂仙將酒壺扔到韓延鋒的身上,身體一歪便醉倒在石臺上。
    寧哲與韓延鋒傻笑個不停,最終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翌日,早起的李氏夫婦現躺在外面昏睡的三人便將他們叫醒。中文網
    寧哲和糊涂仙倒沒什么,畢竟臉皮厚,但是韓延鋒卻尷尬的不得了,如此大失體面讓他懊惱,心里也暗暗誓以后絕對滴酒不沾。
    “三位仙人練的這是什么仙術,看起來好厲害的樣子,老朽有生之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修煉方式,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李公公一副認認真真的模樣,而且還一臉的得意與驕傲。
    為什么而驕傲?因為有仙人住在自己的家中…
    這個小插曲就這樣過去了,快要到中午的時候,小鎮的人都聚集在鎮口處,并搭建了一個臺子,臺子上立著一個木樁。
    師徒三人也混在人群中,好奇的看著臺子上站著的幾個壯漢。
    此時李氏夫婦也在師徒三人的身旁,寧哲向著老夫婦二人問道:“鎮子里這是要干什么呀?”
    李公公笑著說道:“每年的今天都是鎮子里最重要的日子,這一天會有一位幸運者得到仙人的眷顧。”
    韓延鋒此時正扶著李婆婆,聽到李公公的話便問道:“仙人?難道真的會有仙人出現?”
    李婆婆也笑著說道:“是啊,每年今日都有一位仙人來主持祭祀大典。”
    就在李婆婆說話的時候,一位鶴童顏手持雙劍的男子凌空飛來,落在了臺子之上。
    見到此人,所有鎮民都跪了下來,只有糊涂仙師徒還站在原地。
    臺上的人見到糊涂仙師徒沒有跪拜,露出一副微怒的樣子,輕哼道:“你們三個難道不知道今天是祭拜神靈的日子嗎,竟然敢對本仙使如此不敬。”
    寧哲大笑一聲,指著此人說道:“你算是個什么東西,冒充神仙簡直愚昧可笑。”
    聽寧哲這么一說,所有鎮民皆訝然。
    其中有一些原本就把寧哲師徒當作褻瀆神靈的人立即就站了起來,并指責起來。
    寧哲笑著看著這些人,說道:“行行行,是我不懂得禮數,我褻瀆了你們的神靈。你們繼續,我倒要看看你們怎么祭奠神靈。”
    臺上所謂的仙使冷冷一笑,指著寧哲說道:“雖然你出言不遜,但卻是上好的祭奠人選,今年就把你送給偉大的神靈,這是你的榮幸。”
    寧哲很是驚訝,糊涂仙和韓延鋒也都好奇的看著仙使。
    “怎么,你還不上臺來?”仙使指著寧哲說道。
    寧哲笑了笑,說道:“我看你能耍什么花招。”說完,便慢悠悠的向著臺子上走去。
    “來人,把這個仙徒給我好好的綁上!”仙使呵斥了一聲,臺上的幾名壯漢便拿著繩子走了過來。
    寧哲看著這幾名壯漢向著自己走來,壯漢將寧哲推靠在木樁的前面,用繩子將寧哲綁在了木樁上。
    “天靈靈地靈靈,諸方大圣快顯靈,急急如玉令!”仙使舞著雙劍嘴里念念有詞,只見他眼睛微瞇,眼神里充滿了邪氣,突然大喝了一聲,瞬間將兩把劍向著寧哲射去。
    寧哲嘿嘿一笑,悄悄地運起真氣,這兩把劍射到他身上的時候不僅沒有射穿他的身體,反而被他的真氣擊碎。
    鎮民們也都出驚呼,寧哲得意洋洋的看著仙使,說道:“你這劍的質量也太爛了,換一個來。”
    仙使臉色鐵青,心里也開始躊躇不安起來,他一開始以為寧哲幾人乃是普通的人,此時才現寧哲比他自己還厲害。
    仙使沉默了起來,正在思考如何圓場。
    看到剛才的情景,韓延鋒的臉色頓時就黑了,站在他身邊的糊涂仙搖頭道:“這里的鎮民為了修仙已經不擇手段,盲目的聽從像臺上所謂的仙使這樣心術不正的妖孽指使,我們應該想辦法讓這些鎮民認識到什么才是修仙,又如何修仙。”
    韓延鋒對于仙使用劍刺寧哲的做法很不解,便向李婆婆問道:“剛剛仙使是干什么?”
    李婆婆笑著解釋道:“仙使正在用他的神劍進行活人祭祀。只有被神劍射穿心臟才能被天上的仙靈認可。”
    韓延鋒驚訝道:“被劍射穿心臟那人不都死了么?”
    李婆婆一臉嚴肅的解釋道:“不是的,只要被神劍射中就會被天上的仙靈認可,到時候被射中的人就會永遠伴隨在仙靈身邊,修道成仙。”
    “活人祭祀?哼,多半是這妖人為了修煉什么邪術才這么做,真是可惡!”韓延鋒心里暗暗罵道,隨即對李婆婆說道:“李婆婆,您不是認為我們也是仙人嗎,您認為我們師徒和臺上的仙使哪個更厲害一些?”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筆趣閣(m.yuetutu.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崩壞神話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yuetutu.com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