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你真是個天才 > 第454章 圣元的煙火

你真是個天才由筆趣閣(m.yuetutu.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筆趣閣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啊……果然再怎么調味解膩,幾乎純肉制成的丸子,吃得太多也會膩味的。www.luanhen.com”
    坐在折疊通道旁的等候區內,藍瀾伸直雙腿,緊繃著赤裸的足尖,微微撫摸著依然平坦的肚子,發出無力的呻吟。
    “現在想起北煎丸子,完全沒有什么愉快的幸福感,我感覺自己被坑了。”
    黑鍋從天而降的萬君竹不由戰栗,然后悄悄將屁股向旁邊挪了幾米,拉開了和藍瀾的距離。
    清月看著藍瀾暴食后的苦樣,不由失笑:“誰讓你非要吃那么多!”
    “小白吃得更多啊!”藍瀾很是不服氣。
    清月更是忍俊不禁:“小白是小白,何況你從以前就沒在大胃王的比賽中贏過他啊。”
    藍瀾又說:“但是一想到只要我吃得足夠多,把店里的存貨都吃完,后面慕名而來的客人就只能掃興而歸,我就感到食欲大開了!”
    清月不得不說:“你這種扭曲的食欲……實在不敢茍同。”
    藍瀾卻來了興趣:“你換個角度想一想嘛,你之前也說了,我們幾個來到圣元大陸,可謂眾矢之的,不知多少人在盯著我們,對不對?這里面或許就有美食愛好者,喜歡北煎丸子。我把丸子都吃完,就等于嚴重打擊了對方的士氣,這樣就顯得很有意義了吧!”
    清月嘆了口氣,深刻意識到這位巫祝少女此時正處于何等無聊的狀態中。
    她甚至愿意和自己這個最大情敵談笑風生!
    不過倒也難怪藍瀾無聊。
    畢竟他們幾個人在折疊通道的等候區,等得未免太久了。
    清月看了眼等候區大堂正中的計時魔具,轉頭問萬君竹:“萬院長,事情似乎有些蹊蹺。”
    萬君竹愣了一下,解釋道:“希望港的折疊通道……不,應該說整個圣元的折疊通道技術都不比秦國那么完善可靠,延誤也是常有的事,還請稍安勿躁。”
    清月卻沒有全盤接受這個解釋,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大堂上方懸掛的通道時刻表,說道:“恐怕我們要換個交通方式了。”
    萬君竹問道:“怎么了?”
    “如無意外,怕是我們在這里等上十天半個月,通往雷石城的通道也不會開啟。”
    “誒?”
    清月沒再作更多解釋,轉過頭對白驍和藍瀾說道:“走吧,不在這里耽誤時間了。”
    藍瀾早就等得無聊,在座椅上一躍而起:“好嘞!”
    白驍更是毫無異議。
    萬君竹只感到萬分錯愕,一時間也不知是該繼續勸說,還是該由著他們的性子……但很快他就意識到自己別無選擇。
    自從接下這個差事以來,他的勸說什么時候有效過?
    還是老老實實認清現實,做好雜務工這份有前途的職業吧。
    擺正心態后,萬君竹快步跟上,帶著諂笑建言獻策:“若是不用折疊通道,那前往雷石城的首選就是云軌飛船了,以無形之云編織有形的軌道,飛船行駛其中不受任何風壓阻力,哪怕數千里的路途也只需一日便可抵達,若是特快型的飛船……”
    話沒說完,就被清月打斷。
    “我們徒步行進。”
    “啊?”
    清月說道:“我們畢竟只是臨時作客,不想因為我們牽累無辜的人命。”
    萬君竹聽得更是莫名其妙,什么無辜人命?
    藍瀾卻聽得明白,頗為諷刺地解釋道:“意思就是,我們若是搭乘飛船,那多半就要有空難緊隨而至。我們幾個倒是無所謂,但同船的圣元人怕是要尸骨無存……你若是覺得無所謂,那咱們就坐船吧,就算有空難,好歹前半程還是能省點事的。”
    萬君竹渾身發冷:“哪,哪里來的空難!?圣元大陸可是很久都沒有這樣的事故了,云軌飛船更是最安全的交通方式之一!”
    清月掩嘴一笑,卻是說出了非常辛辣的話語:“按照圣元的統計,博物館管理員還是最有前途的職業之一呢,但剛剛我們才親眼見證了這個職業的前景,不是嗎?”
    萬君竹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云軌飛船再安全,那也是沒人搞破壞的前提下,若是有人刻意用破滅神通瞄準飛船,那高速行駛在云軌上的飛船一旦破碎,乘客幾乎是注定尸骨無存!
    “真的會……到那個地步嗎?”他還是有些難以置信,“這可是等同于赤裸裸的對當今政權宣戰了啊!”
    清月反問:“我們三個北境雪山的部落子民,如今代表秦國紅山城,踏上圣元的土地,在很多圣元人看來,又何異于開戰呢?圣元人最大的特點就是驕傲二字,我們卻等于將圣元人的驕傲踐踏粉碎。更何況我們擺明了是來挖掘圣元帝國的上古遺跡的,在很多人看來,縱容我們,就等同賣國啊。與之相比,區區一船無辜人士的性命,又何足道哉?”
    萬君竹想要反駁,卻無從開口。
    而清月卻隨即拋來更為辛辣的問題。
    “議長大人的反對者,這段時間也多了不少吧?”
    萬君竹張口結舌。
    這部落少女也太敏銳了吧!?
    她明明根本就沒來過圣元大陸,對圣元的了解最多也就是依靠迷離域中流傳的公開消息,怎么就能敏銳地捕捉到圣元大陸的最新政治動向?
    清月猜得沒錯,最近的確有不少關于周赦議長的爭議。
    主要在于三點:其一,他的統治時間實在太長了,長到很多心心念念當接班人的人都化為了冢中枯骨!
    這百余年來,周赦作為守護者的表現近乎完美無瑕,但所有人也都在親眼見證著他逐步走向衰老。與百年前那個意氣飛揚的天下第一人相比,現在的周赦或許力量上更為嫻熟強大,但卻再也沒有那種令人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威懾感了。
    因為他終歸是老了!
    其二,承接第一點,周赦統治大陸百余年,卻遲遲不肯選定接班人,那些已經被熬成冢中枯骨的倒霉蛋姑且不論,如今依然在苦苦煎熬期待曙光的人,說難聽些可是巴不得這位天下第一人早點死!
    而最可怕的是,目前竟有流言傳出:周赦有意選定朱俊燊做接班人!堂堂圣元議長,居然要讓秦人接班!這種荒謬的言論最初是被萬民批判,但隨著越來越多的證據流出,恐慌與憤怒也隨之蔓延。
    其三,熾羽島大會的失敗,讓周赦那近乎完美的光環崩塌了一角。
    天下第一人的名號威望,不是靠周赦站在長生樹巔來維持的,也不是靠他的魔道修為天下第一來維持的,而是靠他百余年來的不敗戰績維持的。圣元議長要么不下場,一旦下場必然帶回一場輝煌的勝利。
    然而熾羽島上,周赦的不敗金身破滅了。
    于是百余年來積累的反噬,于一夜間盡起波瀾。
    白驍等人作為議長大人“邀請”來的貴客,自然首當其沖!
    以上這些分析,在圣元帝國的小圈子內已逐漸成為共識,但也僅限于極小的圈子,萬君竹實在沒想到來自紅山城的魔道公主居然也能如此“明察秋毫”!
    清月卻絲毫沒有自得之意,反而嘆息起來:“所以萬院長你再設想一下,倘若有一伙極端分子,趁著我們搭乘飛船之時制造空難,屆時我們三人安然無恙,卻有成百上千的圣元人遇難,你認為會發生什么?”
    萬君竹緊皺起眉頭,只感覺那個畫面稍微動念一想就令人頭疼欲裂。
    國家大略姑且不提,單從個人角度來說,三位部落少年自然會被千夫所指,而他這個接待員也絕對跑不掉!
    “所以我們才要徒步前進?”
    清月說道:“不止如此,安全起見,最好沿途進行直播。”
    “迷離域直播?”萬君竹卻是眼前一亮。
    原來還有這一招!只要將沿途見聞公示天下,便等同自證清白,再有人想栽贓陷害就難了。
    說來眼前這幾個部落人,還是迷離域直播的創始人呢,盡管因為白驍長期停播,人氣頗有下滑,但若是能在圣元復播,相信人氣絕不會低。
    關鍵是他這個負責接待的三陪院長,也完全可以趁此機會蹭一波人氣!若是沿途還能挫敗什么幕后黑手的陰謀詭計,更有助于他洗刷家族污名!
    于是萬君竹興致勃勃道:“我這就去申請頻道!”
    說著,他翻開迷離之書,將魔識沉浸其中,開始聯絡圈內的好友。
    不多時,萬君竹就抬起頭來,邀功似的舉起手中的迷離之書:“頻道已經開通完成,你們隨時可以用這段頻道開啟直播,屆時圣元帝國境內最大的三個轉播方都會推送轉播資源,觀眾人數會非常可觀哦!”
    白驍對人氣二字一向不放在心上,只是點頭道了聲謝。
    清月倒是認真致謝道:“如此一來,就算真有什么情況發生,至少也不會讓無辜之人枉死了。”
    萬君竹只覺得這話怎么聽怎么別扭。什么叫無辜的人不會枉死?你這是斷定了會有人死掉嗎!
    不過他也沒興趣深究答案,因為他隱隱直覺,那個答案的重量,他承受不起。
    帶著復雜的心態,萬君竹帶著白驍等三人踏上了徒步前往雷石城的旅途。
    數千里的旅程,對于實力超凡的人來說,哪怕一路直播游山玩水,吃喝玩樂,也只需四五天時間罷了。
    然而旅途才剛剛開始,甚至白驍的直播都還沒來得及切出來,一行人就看到頭頂綻放了盛大的煙花。
    皚皚白云上,一條云織的軌道,被五彩斑斕的火光吞噬。
    一艘云軌飛船在高空爆炸了!

筆趣閣(m.yuetutu.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你真是個天才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yuetutu.com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