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神級農場 >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神秘礦石

神級農場由筆趣閣(m.yuetutu.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夏若飛之所以會突然對這個還沒有亮相的拍品突然興趣大增,原因非常簡單——這個拍品一出現,夏若飛掌心處的靈圖畫卷竟然產生了一絲顫動,這可是久違的反應了。
    以前只有當附近出現界石的時候才會有如此反應的。
    而界石實在是太稀有了,可以說是可遇而不可求,必須有足夠好的機緣才可以得到,平時主動去尋找根本不可能。
    因此,靈圖畫卷已經很久沒有主動發生反應了。
    而且,這次靈圖畫卷的反應還特別的強烈,和之前幾次有所不同的是,夏若飛隨身佩戴的感應玉葉卻沒有任何的變化,溫度還跟之前一樣——如果是附近出現了界石,感應玉葉也是會發熱的,而且距離越近熱量也越高,這種反應是最直觀的。夏若飛也是考慮這次匯聚了如此多的修煉者,會不會有可能出現界石,所以一直隨身帶著感應玉葉。
    然而,那玉葉沒有任何反應,倒是靈圖畫卷本身開始震顫起來了。
    而且這種震顫就是在郝青松示意落葉宗弟子將拍品呈上來之后發生的,想必落葉宗為了拍品的安全,應該是將這些拍品都一個個存放在了具有屏蔽和防護功能的容器中,有可能直接就是存放在儲物戒指中,等到要拍賣的時候才取出來你,所以當這個拍品一出現,靈圖畫卷馬上就產生了反應。
    夏若飛經過短暫的驚異之后,臉色馬上就恢復正常了,不過卻第一時間釋放出精神力掃向了托盤中的拍品。
    在精神力查探下,一張普通的紅綢布自然是遮擋不住的,夏若飛立刻就查探到,在托盤中的是一塊成年人拳頭大小的黑色礦石。
    夏若飛已經接觸過很多界石了,對于界石的氣息也十分熟悉,經過精神力的探查,他可以確定這塊礦石并非界石,但靈圖畫卷卻會對這塊礦石產生如此強烈的反應,這讓夏若飛感覺十分的奇怪。
    不過不管這塊礦石是不是界石,既然能讓靈圖畫卷自主震顫,夏若飛就肯定不會放過,在一瞬間他就做出了決定,哪怕是后續因為靈石不夠而與那一對儲物戒指失之交臂,他也不能錯過這塊特殊的礦石,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拿下它!
    這時,郝青松已經讓落葉宗弟子掀開紅綢布,托盤中的拍品也呈現在了大家面前,就如夏若飛剛才探查的結果一樣,就是一塊黑黝黝的礦石。
    其實不光是夏若飛,在拍品登場的時候,不少其他包廂的修士也都習慣性地用精神力掃了一下,然而包括柳曼紗、周炳軒等見多識廣的頂級宗門高層在內,這些修士居然沒有一個人認出這塊礦石來。
    大家自然也都有些好奇。
    當然,不認識的東西也未必就是好東西,尤其是大家雖然認不出這是什么礦石,但也依然能夠感應到,這塊礦石沒有散逸出絲毫的靈氣波動來,看起來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所以,很多人也僅僅是好奇,想要聽聽郝青松的介紹,至少知道知道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而真正下定決心要不惜一切代價買下來的,除了夏若飛之外,基本上沒有別人了。
    這時,郝青松微笑著說道:“接下來要拍賣的,就是道友們看到的這塊未知礦石。”
    各個包廂中的修士一聽,居然連主辦方也不知道這塊黑礦石具體是什么,居然就把它拿到拍賣會上來拍賣了,這是什么操作?
    郝青松并不是專業的拍賣師,而且修煉者都有自己獨立的判斷,所以他也沒有賣關子,直接就解釋道:“我們當然不會隨隨便便就讓一塊來歷不明的礦石登上拍賣臺,實際上這是天一門的陳玄道友委托拍賣的,關于這塊礦石的情況,我們還是請陳玄道友親自和大家說一說吧!”
    郝青松直接說出了委托人的名字,自然也是事先得到對方允許的。
    實際上,當郝青松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在場的修士們心態就一下子發生了變化,再也沒有人認為落葉宗將這塊礦石列為拍品是兒戲了。
    原因很簡單,這位陳玄以及他所在的天一門在華夏修煉界那都是大名鼎鼎的。
    天一門掌門陳南風的修為達到了金丹后期,傳聞陳南風是修煉界中最接近元嬰期的修士了,除了一些隱世散修之外,陳南風也隱隱穩坐修煉界的頭把交椅。
    天一門也是華夏頂級宗門之一,而且實力在頂級宗門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天一門除了陳南風這個金丹后期高手之外,還有金丹中期長老兩名,金丹初期長老四名,煉氣期的弟子中,有十五人都達到了煉氣9層,這些人可都是有機會突破到金丹期的。僅僅是這一組數字,都能看得出天一門的實力有多么恐怖。
    而郝青松說的這個陳玄,就是天一門掌門陳南風的獨子,他也是天一門的長老之一,修為達到了金丹初期,而年齡也才四十歲左右,這在金丹初期修士中,已經算是極為年輕的了。
    如果說陳南風基本穩居修煉界頭把交椅的話,那陳玄就隱隱已經成為第二代修士的領軍人物。
    這樣一個修為強大、家世顯赫的修士,自然是有著無以倫比的影響力和話語權的。
    大家都先入為主地感到,陳玄既然將這塊礦石提交給拍賣會,那自然是有過硬理由的。
    郝青松說完之后,一號包廂中傳出了一個沉穩的聲音,正是來自陳玄的。
    他笑呵呵地說道:“諸位道友,其實事情很簡單,這塊礦石是我兩年前在東海一處古修遺跡中發現的,我翻遍了宗門典籍,也沒查出這塊礦石到底是什么,這兩年來我也一有空就在研究它,不過卻始終沒有任何發現,它既沒有任何的靈氣波動,也不是我們已知的任何一種煉器材料,如果不是它的確是來自古修遺跡,我甚至都會以為這就是一塊普通石頭了。”
    說到這,陳玄稍微頓了頓,話鋒一轉道:“當然,嚴格來說,兩年來的研究也還是有那么一點點發現的。”
    本來眾修士聽了陳玄的話之后心中都有些失望,對這塊礦石的興趣大減,可是聽到陳玄后面這句話,又不禁打起了精神來。
    陳玄繼續說道:“也許這是唯一的發現吧!我研究了很久都沒有任何進展,不久前我干脆拜托我們煉器堂的古長老試著煉化這塊礦石,卻發現我們的煉器爐根本無法融化它,而且古長老也做了一些試驗,發現這塊礦石的硬度極高,使用極品飛劍也無法切割分毫。”
    陳玄停頓了一下,然后說道:“這就是所有的發現了,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用處……后來我想到今天剛好要舉行拍賣會,干脆就把這塊礦石送到拍賣會上,一來是想群策群力,看看有沒有道友能夠認出它來;二來我覺得這塊礦石可能跟我無緣吧!也許拍賣會上能為它找到有緣人呢!所以,我干脆就決定今天拍賣了它,至于能拍出什么價格,那就隨緣吧!嗯……這塊礦石起拍價為零,大家可以隨意出價!我唯一的請求,就是哪位道友拍得了它,并且最終研究出了什么來,能夠和我分享一下。”
    陳玄說完之后,修士們也是恍然大悟。
    顯然陳玄這樣的修煉世家子弟是不會缺靈石的,他把礦石送來拍賣根本就不是為了賺錢。
    一方面就如陳玄所說,希望其他修士如果能研究出什么成果,能夠和他分享一下,滿足一下好奇心。
    另一方面,估計也有為拍賣會捧場的意思,畢竟天一門在修煉界是處于領軍地位的,而這拍賣會在修煉界也舉辦了很多屆了,擁有比較深的歷史,于情于理天一門都應該用實際行動支持拍賣會。
    不過,大家雖然理解了陳玄的做法,但卻依然對這塊礦石興趣缺缺。
    原因也很簡單,以天一門的資源和實力,研究這塊礦石兩年都沒能研究出什么來,其他修士拍回去之后,又能研究出什么花來呢?
    而且按照陳玄所說,這塊礦石除了堅硬以及高溫無法融化之外,并沒有其他的特點,那就更是無用的雞肋了。
    硬度那么高,而且無法融化,就算是想要在煉器的時候加入一點兒礦石的成分做個試驗都無法做到,難道買回去當個擺設嗎?或者……比斗的時候用它來砸人?
    只要稍微用腦子想一想,就知道這的確就是個無用之物。
    當然,一個人除外。
    夏若飛聽了陳玄的介紹之后,內心是欣喜異常的。
    他自然能夠猜測到其他修士的想法,那么這樣一來,會跳出來和他競爭這塊礦石的人應該不會很多,就算是有人愿意出價,多半也是為了賣天一門一個面子,免得東西流拍了陳玄臉上不好看。
    那么只要自己多加幾次價,多半人家也就放棄了。
    想到這,夏若飛都忍不住馬上就想要出價了。
    不過,他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表現得很急迫,這些修煉者無一不是人精一樣的,自己如果急沖沖地表現出強烈的購買意愿,馬上就會被人察覺到異常了。
    這些修煉者很快就會想,此人如此急切想要購買,莫非是認出了這塊礦石,而且這塊礦石十分珍貴?
    到時候,自己可能付出更高的代價倒是其次,怕就怕連天一門的陳玄也抱著這種想法。
    陳玄可是研究了兩年,他一定非常想要知道這塊礦石的秘密——如果它有秘密的話。
    因此,夏若飛如果不小心行事,很有可能會招來天一門這樣的大敵,那就得不償失了。
    實際上,不管夏若飛如何小心,只要最終是他拍到這塊礦石,都是一定會引起陳玄注意的。不過這塊礦石能夠引起靈圖畫卷的強烈震顫,夏若飛覺得冒一些風險也是值得的。
    此時郝青松已經宣布開始競拍了。
    夏若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決定先按兵不動,觀察觀察場上的形勢再說。
    雖然天一門陳玄大名鼎鼎,但大家的靈石也都不是大風刮來的,所以一開始的時候確實出現了冷場的情況。
    這些修士來參加拍賣會,基本上都提前看好了心儀的寶物,所以他們的靈石自然都是準備用來競爭自己看好的寶物的,除非出現像夏若飛提供的聚氣丹、聚靈陣符之類非常實用的藥物和寶物,否則他們是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計劃的。
    至少光靠陳玄的名頭,還不至于讓大家無端耗費靈石去捧場。
    當然,有求于天一門或者是想要刻意與陳玄交好的人除外。
    在冷場了幾十秒鐘之后,15號包廂中傳來了一陣笑聲,一人高聲說道:“這可是陳少門主在古修遺跡中發現的礦石啊!就算是暫時沒有研究出什么結果來,想必價值肯定是極高的。既然諸位道友謙讓,那我們靈鷲山就當仁不讓了!烏某出價1000枚靈石!”
    夏若飛剛才等了好一會兒,剛想要出價,卻冷不丁被15號包廂的人橫插了一杠子,也忍不住眉毛一挑。
    聽了15號包廂修士的話之后,夏若飛眉頭微皺,問道:“靈鷲山?清風,這個說話的人……”
    洛清風連忙說道:“主人,聽聲音應該是靈鷲山的少掌門烏銘,也就是您打聽到的幾個對儲物戒指比較感興趣的修士之一!”
    夏若飛嗤笑道:“這個烏銘也巴結得太明顯了吧!出價就出價唄!居然還自報家門!”
    洛清風笑著說道:“花1000靈石買這么一塊啥都干不了的礦石,這烏銘又不是冤大頭,自然要報上名號,博取陳玄的好感,否則這1000靈石豈不是白花了?”
    李義夫在一旁說道:“師叔祖,這是好事兒啊!這烏銘買一塊礦石就花了1000靈石,馬上儲物戒指開始拍賣了,他的資金不就少1000靈石了嗎?要有人跟他抬抬價就更好了!讓他盡量多花點兒錢!”
    夏若飛聞言不禁暗暗苦笑……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筆趣閣(m.yuetutu.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神級農場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yuetutu.com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